新闻分类
一种生活方式的流逝
2020-01-16 16:4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从表面上看是矛盾的,一个要保,一个要拆,但是实质上是一致的,用战略眼光看,保护了文物,就保住了历史根源,保住了城市品位,保住了一个城市的文化软实力。”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白智立表示,在世界上,越是现代化的城市就越重视保护其历史文脉,越是历史厚重的城市越显得有魅力。

采访时,记者注意到,面对郑州市轨道办、轨道公司等方面对原址保留郭家大院做出积极努力时,管城区文物局却显得有些犹豫。

随着紫荆山路鳞次栉比的高楼不断在后视镜倒退,记者逐渐驶近书院街。慢慢驶近,动员拆迁的红条幅、拆迁公告,装满大小家当的搬家货车,三五围聚讨论的居民接连映入眼帘。

记者从郑州市政府有关方面获悉,上周六,在市委常委、副市长张建慧参加的轨道公司协调会上,当他得知地铁建设与历史遗存老建筑规划冲突时当即表态称:城市建设中,应突出历史与现代相交融,使城市开发与历史古迹保护相得益彰,要尽最大努力保留郭家大院。

“目前,我们认为郭家大院异地迁移保护比较可行。这样既保留了文物,还不影响地铁建设。”管城区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与旁边拆迁的“热闹”劲儿相比,胡同口的郭家大院显得温馨而宁静。院子里,只有郭天育老人独自在喂他养的牡丹鹦鹉、虎皮鹦鹉。“这种悠闲的方式过惯了,如果再让我上楼肯定待不了。”今年66岁,在这里住了一辈子的郭天育老人说。在郭天育老人的身上,记者看到了一所城市的往事缩影,而郭家大院又见证着郭氏家族的兴衰,一种生活方式的流逝,一座老房子顽强的生命力。

“下一步,还要组织专家对方案进行论证,最终结果未定。”郑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潘开明表示。

一直关注郭家大院去留的郑州大学建筑学院规划学博士王霞副教授说,要占用郭家大院的是条临时道路,如果缩减车道出现拥堵,市民也会理解的。毕竟,东大街站台将来建完后,这一段的道路就会畅通,而郭家大院一旦拆除就永远没有恢复的可能。

城市建设是为文物保护让路,还是为了城市发展牺牲历史古迹?其实,我们一直处于这种纠结中。郑州东方红影剧院被拆、国棉三厂苏式办公楼配楼遭强拆……很多时候,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显得不可调和,政府有关部门一直对此很是纠结。

地铁建设只是临时占道影响到了郭家大院不到5平方米的一个角,既不影响主体,占道又会很快恢复,为何一定要迁移保护呢?原址保护不是更好吗?对此,管城区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书院街东边将来规划的是郑州商代都城遗址博物院,郭家大院与博物院片区整体上感觉有些不协调。”

“一个不协调就能把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拆了吗?亏得有关部门能想出这等馊主意!”郑州一位文物保护志愿者质疑说。

“郭家大院作为一处历史遗存的老建筑,我们也非常希望它能留下来。这个四合院刚好位于东大街站地铁口,如果能留存,将体现历史与现代的完美结合。目前,我们正与管城区文物局等单位就变更规划设计方案进行沟通、协商。”郑州市轨道公司副总经理宋艺宏告诉大河报记者。

宋艺宏说,目前,轨道公司正会同施工承建方、设计规划方在为避让四合院拿修改设计方案,“如有必要,我们还考虑会修改车站方案。”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wwefans.cn河南省永城市险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 www.wwefans.cn版权所有